<address id="797z7"><nobr id="797z7"><nobr id="797z7"></nobr></nobr></address>

                  <form id="797z7"></form>

                    經·典·案·例

                    classic case

                    經典案例

                    當前位置:首頁 - 經典案例

                    加非公司貨款追討記

                    2019-02-27 512

                    崔迎春+電話-短.jpg

                           在上海,2018年7月,驕陽似火,不得不說如此盛夏適合在律所的辦公室品茗消暑。

                           辦公室。我在一邊工作,一邊喝著咖啡,正怡然自得中。接了一位上海加非公司楊經理的電話。加非公司是在上海設立主營成套設備的機械制造業外資公司。

                           因是多年合作老客戶,楊經理一通電話就開門見山地說,“崔律師,我們公司有一筆一百多萬設備銷售貨款收不回來了,確定要打官司追討?!?/span>

                           “楊經理,好的。貨款追討訴訟當然可以打,大概情況簡單介紹一下”,我的內心竊喜,“貨款追討”,心想這個實在是一件簡單的CASE,況且一百多萬標的金額尚可。

                           PS腦補一張畫面:這樣CASE可以給本律師來一打,標的金額可不設上限,呵呵。

                        “是這樣的。這是公司一筆歷史陳帳。在2014年,我們公司跟蘇州沃沃公司簽署了一份設備銷售合同,最終用戶是在陜西。設備也是2014年送到陜西用戶公司。合同總價約330萬,設備經安裝調試后由于沒有進行終驗收,通過終驗收支付總價30%,以及,質保金為總價10%,共約130多萬至今沒有支付?!?/span>

                           我聽了楊經理介紹,大概了解到貌似這個案件也不是這么簡單的。

                          “嗯。這就有二個問題了。問題?,訴訟時效問題。問題?,設備是否能通過終驗收。為什么這晚才想到要訴訟。公司對于不能清收的貨款等應收債權,要及早在訴訟時效內提出訴訟啊”。

                          “誒,這些問題都是因為公司管理層人員變動導致的,以前負責這個項目的人走了,后續沒跟進上?!备杏X得到楊經理也很無奈。

                          “訴訟時效表面上看超過了,這個是主要障礙之一。如對方抗辯時效已過,法院經審理認為抗辯事由成立的話,就會駁回我們公司的訴訟請求。這是你們公司訴訟風險,提前告知一下?!?/span>

                          “崔律師,訴訟風險知道了,但是我們公司還是決定要訴訟,看還有什么補救辦法吧?”楊經理語速驟然加快。

                           “楊經理,補救辦法就是,要找出這幾年公司銷售,技術,售后人員等等與沃沃公司和最終用戶交涉驗收和要求支付貨款的往來信函和郵件?!?/span>

                          “這方面可能會有,我們公司找一找?!?/span>

                          “楊經理,好的。還有對方不支付貨款,有沒有什么理由?”

                          “崔律師,就是說設備還有這樣的,那樣的問題,一直拖著不做終驗收?!?/span>

                          “楊經理,你們公司有沒有就拖延終驗收,寄發過《催告函》或郵件?”

                          “崔律師,這個方面我們也找一找?!?/span>

                           ……

                           備訴工作往往是體現訴訟策略的重頭戲。

                           我們疏理了加非公司不同層級人員與沃沃公司及陜西最終用戶公司的往來郵件,按照時間節點和郵件主題,整理出“訴訟時效抗辯”和“設備經調整能正常運行具備終驗收條件”的脈絡主線。并對采納作為證據的郵件至公證處辦理了“郵件公證”。

                           雖按照相關規定,電子郵件可以在法庭上現場演示,但基于案件在外地開庭,或法庭現場網絡信號不足,或庭審中法官審理風格,等等不確定因素干擾,我們為避免有可能出現導致現場演示郵件不充分情況,選擇了提前做好“郵件公證”。

                           備訴過程中,又發現新的問題?。

                           按照《項目技術協議》中“驗收要求和標準”約定,在“整線”設備及工藝調試完成后,試運行后,方可進行終驗收。并約定終驗收通過后,雙方簽署《最終驗收證明》1式4份,雙方各執2份。而這份所謂的《最終驗收證明》確實是沒有簽的。

                           并且,據了解陜西最終用戶是上了好幾條生產線,而加非公司設備僅是其中一條生產線上的一部分。

                           問題?,就要歸咎于《項目技術協議》條款簽署得不好了,訴訟也只能是見招拆招了。這樣條款對于及時回收貨款是很不利的,簽約時就應當發現并修改。

                           反觀,加非公司對于日常簽約合同審核是較為疏忽和輕視的,無形中設置了合同履行障礙,卻不自知。也對合同履行過程中,對于沃沃公司遲滯簽署《最終驗收證明》未能采取有效的證據保全措施。

                           對于“整線”不利條款之下,我們采取了迂回策略。

                           原本我們要追加陜西最終用戶做為“第三人”,也只能放棄追加陜西最終用戶,因為評估了一下我們主動追加陜西最終用戶,對我們來說不一定有利。

                           那就被動等待法院依職權追加,或讓沃沃公司追加吧。加非公司按“合同相對性”只告沃沃公司就好。

                           在經過一周左右備訴工作之后,案件在法院正式立案。

                           立案當天十分順利,上午9點半左右在某外地法院,我把法院“收案材料”微信拍照發給加非公司楊經理。

                          “崔律師,很高效阿!”加非公司楊經理回復。

                           PS腦補一張畫面:早起的熊二,專業的熊二,高效的熊二,值得你的信賴!

                           在庭審前,加非公司總經理高總打電話了解一下案件情況,我們談了案件訴訟風險點和備訴工作,還有就是我最關心的一個問題,——設備究竟能否通過驗收。

                    高總回答,“崔律師,驗收嘛,大的問題應該沒有,主要是中間拖的時間比較長,設備放那么長時間了,也可能會有一點不確定小問題。所以我是覺得,我們不要主動找陜西最終用戶”。

                          “我了解了,要看一下沃沃公司提不提反訴哦。另,加非公司是否接受減少一些設備價款方案與對方調解?”

                          “崔律師,同意的,我的想法主要是能早點收回貨款。我們公司曾經是同意減少一些設備價款,在20萬左右,但是他們公司不接受?!备呖偹旎卮?。

                          “高總,好的,現我們訴請是沒有主動減少價款的。這個方案可在法院主持調解時候再談的。訴訟中如能調解,調解方案我會提前向公司報備的?!?/span>

                           ……

                           庭審現場。

                           果然,訴訟中可能的問題都在我們的預測之中。

                           在原告加非公司準備幾十份的合同履行時效中斷的證據面前,被告沃沃公司出庭律師沒有再提出問題?訴訟時效,可見訴訟策略是相當重要的,否則,僅問題?時效問題就可以把作為原告的加非公司打發回家了。

                           時效問題過了,后面博弈就穩當了,想要不支付剩余貨款也是蠻難的。

                           而問題?問題?,在被告不提反訴,也沒提供啥證據的情況下,被告沃沃公司就是來答辯一下的,策馬揚鞭,放馬來吧。

                           互相發問環節。審判長詢問,原被告雙方有沒有問題相互發問?

                          “審判長,有的。原告有幾個問題向被告發問?!?/span>

                           審判長說 “原告可以先發問?!?/span>

                           我緩緩地問道,“請問被告從2014年至2018年的長達5年時間里,有沒有對原告供貨設備提出過質量異議,如果有,是以什么方式提出的?”

                           被告代理人目光轉向旁聽席上的被告沃沃公司人員似在征詢的樣子,停頓了幾秒才回答?!皳覀兞私?,原告供貨設備一直存在問題,因我們不是最終用戶,不清楚是以什么方式提出質量異議?!?/span>

                          我猜到被告代理人其實事先并未了解到這個問題。我又接著問下一個問題。

                          “請問被告是否知道,原告與被告及陜西最終用戶三方曾在何時簽署過《驗收達標報告》?”

                           原告公司找出了一份三方曾在2017年簽署過《驗收達標報告》,確認具備可以進入最終驗收的各項數據參數統計表。我是故意問這個問題的,我知道被告肯定會說不知道或不認可。我的目的是強調一下這份十分關鍵的文件。

                           被告代理人想都沒想,很快的否認了,“這個問題沒必要問,當然沒有簽過。而且依據《技術協議》約定,在“整線”設備及工藝試運行后,才能進行驗收的?!?/span>

                          “我問最后一個問題,請問被告在將近5年時間里不支付40%貨款,究竟是什么原因?”

                          “因為設備沒有驗收達標,陜西最終用戶一直沒有付款給我們,我們怎么付款給原告?”

                          “好的。我沒有其他問題要問了。另,我補充說明一點。請被告代理人翻到原告提供證據第26-28頁,原告與被告及陜西最終用戶三方曾在2017年簽署過《驗收達標報告》?!?/span>

                          “審判長,我的問題問完了!”

                           審判長轉向被告代理人問詢,“被告有沒有問題需要向原告發問?”

                          “我們沒有問題需要發問!”被告代理人答道。

                           審判長總結了爭議焦點,并歸納為“系爭設備,如何驗收+何時驗收+是否驗收”

                           法庭辯論階段。我們先發表辯論意見,“原告認為,系爭設備已于2017年通過三方正式驗收,驗收應按照采購合同和技術協議相關約定各項技術參數是否達標作為驗收通過標準,原告各項訴求合法有據,應予以支持。首先,設備各項技術參數,軟件,工藝服務,等均達到《項目技術協議》約定的驗收標準。事實上設備已達到正常運行合同目的。其次,原告與被告及陜西最終用戶三方曾在2017年簽署過《驗收達標報告》,不應拘泥于《項目技術協議》中約定的簽署《最終驗收證明》,二者雖名稱有所不同,但更應看重的是實質性內容,《驗收達標報告》已能證明三方對于驗收各項技術參數均確認是完全符合《項目技術協議》的驗收標準。退一步說,《最終驗收證明》在2017年三方簽署過《驗收達標報告》之后,雙方已完全具備簽署《最終驗收證明》的各項條件??梢?,系被告違反約定,遲滯向原告簽署《最終驗收證明》?!ㄆ渌麅热?,省略)

                           被告律師發表答辯意見,辯稱“被告認為,原告公司要求支付后續40%貨款條件不具備合同約定依據。對于陜西最終用戶的多份系爭設備“調試單”和往來郵件的真實性,均是無法確認的。原告訴請尚不具備付款條件,不同意原告全部訴請,不同意支付后續40%貨款和資金占用利息損失。

                           審判長征詢雙方調解意見,我們表示愿意調解。被告堅決表示不同意調解,終驗收沒通過不同意付款!

                           審判長:今天庭審到此,雙方就爭議部分繼續舉證。

                           庭審結束之后,我們互相留了聯系電話。

                           ……

                           人生如戲,世事如棋?;厝ズ筮^了一周,就接到被告代理人電話,說是被告沃沃公司改變主意了,同意支付我們40%貨款。

                           那一周,我正與加非公司為下一次庭審在著手準備進一步舉證事宜了 。

                           最后案件在法院調解結案。加非公司收到沃沃公司分期支付的全部拖欠貨款,在2018年就要結束的時候。

                          2019年已來,認真生活,認真辦案。


                    聲明:本文系崔迎春律師原創,轉載請注明作者和出處

                    聯系我們

                    地址:  上海市天目西路218

                                號嘉里不夜城第一座

                                2201,2206-10室

                    郵編:  200070
                    電話:  86-21-63808800
                    傳真:  86-21-63818300

                                86-21-63818500

                    E-mail:gm@brilliance-

                                  law.com

                    挂机免费挖矿赚钱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