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797z7"><nobr id="797z7"><nobr id="797z7"></nobr></nobr></address>

                  <form id="797z7"></form>

                    經·典·案·例

                    classic case

                    經典案例

                    當前位置:首頁 - 經典案例

                    關于合同解除權行使的認定

                    2018-09-28 595

                    崔迎春+電話-短.jpg

                      ———上海XXXX工程有限公司與XX機械(上海)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案

                      

                         【案件基本信息】

                      (一)裁判書字號

                      上海市松江區人民法院(2013)松民二(商)初字第2428號民事判決書

                      (二)案由:買賣合同糾紛

                      (三)當事人

                      原告:上海XXXX卡工程有限公司

                      被告:XX機械(上海)有限公司


                      

                         【案件導讀】

                      在合同履行期間,一方當事人提出解除合同,無論解除權成立與否,如又要求另一方當事人繼續履行合同的,應視為其已經以實際行為放棄解除權,解除權視作撤回。


                      

                         【基本案情】

                      2012年3月16日,原、被告簽訂《設備購銷合同》和設備參數說明兩份附件,,約定原告向被告購買智能卡層壓系統一套(包括層壓設備和加熱器),其中,層壓設備原產中國上海,加熱器從德國進口,合同總價250萬元。

                      合同約定:“交貨期限,層壓設備的發貨在收到正式定單和定金后約4周,且所有技術及商務細節已確認,或者是達成了一致的協議,加熱器交期為收到定金后10周從德國出廠。支付條款:原告向被告支付總金額的30%作為定金、發貨前支付總金額的50%作為中期貨款,在設備安裝調試驗收合格后支付總金額的20%的尾款。安裝調試:設備的安裝、調試由賣方負責。索賠:買方于卸貨120天內有權拒收貨物或向賣方索賠。賣方收到買方索賠通知后30天不答復的視為同意買方提出的一切索賠…” 。在設備參數說明附件中,項目30熱壓機記載液壓層壓的方式適宜于所有塑料材料的層壓,壓機溫度控制精確度為±1℃;項目100加熱器,記載管路與熱壓機的最遠距離為10米;被告供貨范圍包括:上述所提到的生產線上的元件都有必要的液壓元件及管道系統,馬達和驅動裝置包括必要的電氣開關裝置及控制元件。原告供貨范圍不包括,所有安裝所必須的建筑工程,如土木、磚石和混凝土工程,包括預埋電線和管道的工程;將設備各部分擺放至對應位置;電氣導線管和線槽,分別用于高壓和低壓;油管及保溫絕緣;液壓油、熱煤油;客戶所需的安全裝置等。

                      合同簽訂后,原告于2012年3月23日支付定金75萬元,同年7月16日支付100萬元,10月12日支付25萬元。合同履行過程中,原告提出就有關承載盤技術方案與產品尺寸及電纜走向問題的修改方案最終確定后,被告安排生產并于2012年7月21日向原告交付層壓設備于同年10月9日交付層壓設備,于同年10月9日交付加熱器。

                      由于加熱器為“有機熱載體鍋爐”,按照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有關規定,需由作為使用方的原告申請辦理使用許可證方可使用。2012年12月10日,上海特種設備監督檢驗技術研究院(以下簡稱“特研院”)工作人員到原告處現場核查,確認加熱器的設備銘牌與實物及約定相符、所需要用于進口設備報檢的資料均由被告向原告遞交齊全。提出加熱器安放位置和管道安裝不合格。 特研院向原告強調加熱器安裝前,使用者原告或其施工安裝單位到當地技術監督局申請檢驗,以及設備運行按照國家法律規定應當配備司爐工。

                      同時,于2012年12月10日,在原告公司,由原告、被告與特研院工作人員三方在場情況下就加熱器重新布局進行商談。特研院與被告建議位置均為10M左右的距離位置,而原告公司的總經理堅決否定了原告與特研院的方案,并指定為距離設備35M左右的位置。

                      此后,原告于2012年12月17日發出《催告函》,依據《設備買賣合同》的第9-10條。即到貨的規格和數量/重量與合同不符,認為加熱器與鍋爐名稱不符,不同意獲取相關技術監督部門的使用許可證,提出要求被告退還貨款、賠償利息損失及其他實際損失并退貨等。被告認為其已完全按照合同約定履行,故不同意解除合同。

                      自2013年1月后,原告按照2012年12月10日自行決定的加熱器重新布局進行重新安裝,原告陸續通過十幾封電子郵件形式要求被告提供“與設備相關的特定服務指令”。按照原告要求,被告與加熱器廠商、管道工程施工方繼續為原告提供技術服務如信號線、膨脹槽、各類儀表、壓機打壓測試等設備安裝與調試服務。在安裝、調試期間,原告工作人員在被告工程師出具的服務報告中簽字確認。從2013年6月7日到2013年7月期間,被告對該設備進行了運行前的調試。2013年7月26日調試全部結束,和調試同時進行的操作培訓只進行了一半。此后,原告就拒絕安排被告人員進場。經被告多次通過電話與電子郵件催促,但原告均不予安排。

                      2013年9月16日,原告委托律師向被告發出《律師函》,認為原、被告雙方合同已于2012年12月17日解除,要被告退還貨款200萬元及相應利息,并賠償50萬元。

                      2013年9月24日,被告回函,根據約定,加熱器與壓機之間熱媒油管為原告自理,不屬于被告供貨范圍;在2012年12月10日原告處舉行的現場會議上,特研院工作人員對原告安裝的導熱油管和設備進行了指點并提出整改意見,被告也制作會議紀要發送原告;原告在2012年12月17日發函被告,被告也明確告知原告不同意原告各項索賠要求;2013年以來,被告也多次與原告預約裝機、配合安裝,但原告未予以及時安排;在2013年6、7月期間,被告也對設備進行了運行前的調試,2013年7月26日調試結束,操作培訓進行了一半,原告就拒絕被工作人員進場等。

                      2013年10月14日,被告再次致函原告,就設備驗收事宜再次向原告催告預約進場驗收。加熱器不及時檢測會影響設備的報檢和投入使用,要求原告在收函后3天安排驗收,否則收被告指定驗收時間。

                      2013年10月18日,原告訴至法院,要求判令原、被告簽訂《設備銷售合同》于2012年12月17日解除,被告退還貨款200萬元、支付貨款利息損失207638元,并要求被告承擔定金責任50萬元。

                      被告答辯不同意原告的訴訟請求,并提出反訴,請求判令原告支付拖欠貨款50萬元及逾期付款損失。


                      【案件審理】

                      上海市松江區人民法院在審理過程中,于2014年1月17日庭審指令雙方于45日內共同到原告處,對設備進行了聯機測試,制作測試報告,但未能開機測試。于2014年6月30日,法院組織雙方到原告處進行現場開機運行測試。法院認為,原、被告雙方簽訂的《設備銷售合同》及附件,合法有效。原告主張確認雙方合同解除,必須滿足雙方約定解除條件或符合法律規定解除合同的要件。

                      關于約定解除。法院經審理認為,雙方于合同中并未約定合同解除條件,而是于索賠條款中約定貨物質量、規格和數量等不符合合同約定,原告有權拒收貨物或索賠。然原告收貨后未提出質量異議,也無證據表明被告產品質量、規格和數量等不符合約定。原告訴請確認2012年12月17日發函解除合同效力,但之后,雙方就合同履行問題達成合意,原告完成設備安裝工作,視為原告撤回該解除通知。原告主張依約定解除條件解除合同難以成立。

                      關于法定解除。法院審理后認為,雖被告有延遲供貨和附隨義務的違約行為,但不足以行使法定合同解除權,原告應繼續支付貨款。

                      法院根據測試結論設備整體經調試能夠正常運行生產,并結合合同履行事實,即原告在明知合同條款推薦的管道長充為10米時,仍自行決定安裝了35米的管道,原告也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法院向原告釋明,原告提出了備用訴請:如法院不確認雙方間合同解除,則判令被告承擔違約責任,賠償原告各項損失合計2981734元(包括管道制造費損失87628元、加熱器差價損失125500元、預期殘次品增加損失988416元,增加司爐工等額外成本支出損失1621440元及以200萬元為基數,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的預付款利息損失158750元)。

                      法院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十條、第一百零七條、第一百零九條、第一百一十二條、第一百一十三條第一款、第一百二十條、第一百三十條、第一百五十八條第二款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反訴原告)賠償原告(反訴被告)損失30萬元;

                      二、判決反訴被告(原告)支付反訴原告(被告)貸款人民幣50萬元。

                      三、駁回原告(反訴被告)的其余訴訟請求;

                      四、駁回被告(反訴原告)的其余訴訟請求。


                      【律師點評】

                      被告律師在代理本案過程中,圍繞著原告訴請無論從約定解除還是法定解除角度均不能成立,組織證據鏈條進行答辯與提起反訴。

                      本案的關鍵之一在于原告雙方于合同中并未約定合同解除條件,原告于2012年12月17日發出的解除合同通知時,依據前提不成就。即使依據合同解除權條件成就,原告自2012年12月17日發出解除函后,原告自行選擇重新布局和實施設備重新安裝,其長達1年的繼續履行合同的行為,事實就是原告放棄了解除權,并與被告就繼續履行達成合意,雙方的《設備銷售合同》自2012年12月17日以后,處于正常履行的狀態。依據《合同法》第93條第2款規定,“當事人可以約定一方解除合同的條件。解除合同的條件成就時,解除權人可以解除合同”。在本案中,假設原告在合同中約定解除條件,即使依據合同解除權條件成就,也應視為原告以自己的行為放棄合同解除權。

                      本案的另一關鍵在于原告若要按照合同法第九十四條行使法定解除權,則必須證明被告構成了根本違約,根據事實調查的結果看,設備完成正式運行測試,符合合同約定的相關技術參數,表明該套設備已經能夠正常運轉,處于正常運轉狀態,已達成并滿足原告公司購買設備的目的,投入生產使用。且原告并未能證明被告有根本違約行為。顯然,也不符合法定解除的情形。根據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九十四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當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實現合同目的;(二)在履行期限屆滿之前,當事人一方明確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為表明不履行主要債務;(三)當事人一方遲延履行主要債務,經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內仍未履行;(四)當事人一方遲延履行債務或者有其他違約行為致使不能實現合同目的;(五)法律規定的其他情形。本案中,法院認為被告存在延遲供貨和附隨義務的違約行為,但尚不致造成合同根本不能履行,因而不能成為合同解除的法定事由。


                      【辦案心得】

                      本律師作為被告代理律師,在接受被告的委托時,被告并未有提交相關反駁證據,從原告訴狀內容來看,似乎被告方處于相當不利的態勢。在本案中,律師通過與被告公司領導與工作人員就本案履行過程進行充分溝通,就有關技術問題向被告專家進行請教,在與被告公司領導與工作人員陳述的繁鎖事實中尋找出有力的突破點,結合相關法律規定組織有力證據鏈條,抽絲剝繭將案件事實通過證據鏈條得以展現,本案中本律師代理被告出庭應訴和提起反訴,總計向法庭提交六十余項證據,如沒有充分證據支持被告的答辯與反訴,法庭也難以采信被告簡單的口頭反駁,當然這也是訴訟律師的必備功課。


                    聯系我們

                    地址:  上海市天目西路218

                                號嘉里不夜城第一座

                                2201,2206-10室

                    郵編:  200070
                    電話:  86-21-63808800
                    傳真:  86-21-63818300

                                86-21-63818500

                    E-mail:gm@brilliance-

                                  law.com

                    挂机免费挖矿赚钱app